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刑罚不中 > 内容详情

这样的一天休闲娱乐

时间:2020-07-27来源:江湖之路网 -[收藏本文]

我素来喜欢往图书馆跑,喜欢它的环境以及他独特的气息,那样的气质总是如此吸引着我,让我无法自拔。
  今天第一次往三楼跑,竟让我发现又一片天地,仿若进了古时的场景,木质的书架,拱门,下垂的藤蔓,悬挂的墨迹山水画,以及那架上的古籍,一本本都是精装,以特殊的封皮包制,那样的质感我无法用我有限的语言来描述。
  画室里一张大型的书案,铺着一层棉布,我不懂真正的书画,自然不知道它的创作过程,或许作这样的画是需要棉布打底的,案几上工具齐全,各式尺寸的画笔,墨砚,还有那各式画盘(姑且让我这么叫吧),对此研究的真的不多,所以叫不出他们特有的名字也是自然的事,我终于知道为何我是写不出古文的,这些个器皿就让我觉得够头疼了,更谈何布置一个场景了,连场景都布置不了的,更谈何情节,即使写出的东西也是虚无的,没有实质的一堆垃圾。
  似乎跑题了,言规正传。
  这里的环境完全出乎我的想象,太雅致了。一个个小厅,都是别样的味道,有沙发,有圆凳,有靠椅,真是各式各样,将每一种风味发挥地淋漓尽致。
  不能不说这一个个小厅是情侣们约会的好地方,空间够独立,够宽敞,更主要的还有他的隐秘性,这样的环境仅此有,到哪里还能找到这样好的地方呢。居我所知,似乎没有了。
  以前从来没有上过3楼,所以不知道第九号厅也是正常的,今天第一次知道这里的9号厅居然是供沙龙讲座用的,每周末都有不一样的话题,自然今天也是有的,主题貌似人文主义,我本想进去听听,只可惜里面早已人满,此时进去或许只有坐地板著名的羊羔疯专科医院的份了。
  于是我只好退了出来,只是出来的时候我还在纳闷一件事,我想不通的是为何里面有人穿着古时书生的打扮,跟《倩女幽魂》的书生打扮宁采臣类似,我想不明白人文主义为何会与此有关。
  下了3楼,尚早,于是打算在湖畔居里喝杯花茶。
  其实我不是个喜欢喝花茶的人,但是惟独对这里的花茶情有独钟,真是件奇怪的事,也或许这里的茶我都是欢喜的吧,只是第一次到此我就喝了杯花茶,味道甚好,以至于每回都是花茶,没有再喝其他的,就连尝试都不曾有过。或许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喜欢上了一件东西,我就不再想去摸索着其他在他人眼里或许更好的东西,这是否是一种恋旧呢。
  湖畔居里的人员依然是那位大叔,憨厚的样子,对谁都很亲切。
  这让我想起上一次和Y来这里时,那会不知不觉竟然吃了他一盘小番茄,之后才发现没付钱。而那位大叔浑然不知,事后我们颇不好的。此后我每回来这里,我都会要两份爆米花,这里的物价一直不高,或许他真的只是提供一种服务,在我看来,他并没有赚取多少差价,卖的食物大抵是超市的价格。
  今天也不例外,我还是点了一杯花茶,一份爆米花。
  我一落座,大叔就过来给我整理之前那位客人留下的垃圾,大叔的笑容依旧是那样的暖。
  我手持爆米花一粒一粒地往嘴里塞,看着人来人往,然后不时抿一口花茶,好不惬意,这人文景观素来是我的最。
  我坐的是一张4人桌子,我一个人坐着倒有些浪费,很快边上来了个男的坐在了我的右侧,放下四五本书,我见他拿起一本《剑…….》南昌羊羔疯要治疗多久在看,这会再来想这个书名,我倒是忘记了,只是这个“剑”字对我的印象颇深,其他竟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不久又来了一个30多岁的,领着两个女孩子。这一大一小的两孩子穿着同一摸样的衣服,样子竟然出奇的相似,如果不是因为大小不一,我还以为是双胞胎。
  两小孩坐在剩下的两桌椅上,而母亲则从另外桌子边挪了一张过来。
  有了小孩的到来,吵闹必定是少不了的,两小孩各自吃着手里的汉堡,不时还嚷着要吃爆米花,只因边上的我吃得不亦乐乎,估计她们看着我在吃,嘴馋了。
  本想我将手里的给予她们吃,反正我吃了这份,还会再买一份的,不想那母亲先于我起身叫了一份爆米花,于是我继续吃着我手里的爆米花。这会我改打量小孩的母亲了。
  现在想起来,对于她的穿着我甚是模糊,远不及那两小孩的穿着让我来的深刻,看来事物还是要有他的特性才会被人们所记住。
  但是那母亲我却清晰地记得她的右侧脸颊上有颗偌大的痣,我能记住这个特征或许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痣,足有1元的硬币那般大小,难怪她要以足够长的刘海来阻挡它,毕竟爱美之心人兼有之。
  这两小孩中的大孩我特不喜欢,为何呢?
  这大孩一坐下就将腿架在座椅上晃着,这成何体统,如若是我的小孩,我想我定是一巴掌打在她小腿上了以作警告了。
  而另外一件事让我更不喜欢她,当她母亲买来爆米花给她们吃时,那个大孩子马上抢过去自己吃,而母亲则抓了把给小小孩子吃,那大孩子就不乐意了,恼着张脸。
  当小小孩子吃完了山西好的癫痫病医院那一小把,还想再吃,于是伸手去抓,那大孩子一把挪到别处,不让小小孩子抓着,小小孩自然要嚷着了,母亲见其对大孩子说,就拿一点,一点,好不好?
  可那大孩还是不乐意,见母亲一手抓了一把,就哇的哭起来了,两只手搓着眼睛,故作哭状,没有半点眼泪,在我看来,那分明的假哭。
  如果是我的孩子,我想这样的情况我定然是不允许的,哭?这样闹着就许你,那以后每次都用这招了,还不惯坏?
  要她们懂得谦让才是。
  很快一包爆米花就被我解决了,我思索着我得再要一包,但是我又不想起身,于是我在思考一个问题,我如何将大叔招来,将我的信息传达于他。
  我思考的问题其实是个很微小的问题,那就是我如何称呼大叔,同志?固然不行,那是N年前的称谓。先生?貌似也不成。服务员?那大叔也应该是工作人员,我总觉得与服务员搭不上边,如果我称他服务员,倒觉得有种贬了他的意味。大叔?貌似还可以。
  于是我跟大叔说:大叔,我还要一份爆米花。
  那大叔很快就给我做了份爆米花,当我去拿的时候,大叔还不停地跟我说,小心烫着,小心烫着。
  而我在此坐了一个多小时里,不得不说的是边上那桌的一对男女。
  那男的,是我有史以来在现实中遇到的现实版唐僧,从我落座开始我就听他一直在讲,一直在讲,没有完结的时候,涉及政治、文化、经济,涉猎甚广,最后还谈到词歌赋,更夸张的是还结合当代社会八卦问题,让我暴汗不已。
  一句“红颜一笑值千金。”,点出了他那下文,如今的男人有钱就开始专治脑外伤癫痫病医院找女人,然后……
  而边上的女人倒是听得很安静,从后来他们的谈话中,得知这两人先前并不相识,今天在这里也实属偶遇,还真有一见如故之意,此乃也是一种缘分,只是不知道以后他们是否还有往来,这我倒是有兴趣。
  偷听人家谈话固然是件无耻的事,可我这也不算是偷听吧,只是我闲来无事,又生得一对招风耳,也不想只做摆设,于是听着,所以听了他们的谈话实在不是我的过错。
  那母女在我瞪着那大孩子之后就走了,离开前那母亲对那大孩子说,人家都在看着你了,还哭,丢脸呢。我想她大抵是觉得我目无表情地看着她那小孩,不好意思了,所以领着她们走了。
  不想浪费我那时活路的思维,于是拿起笔记本打算写点什么。
  大叔很快走过来将我桌上的垃圾清理走,上面有小孩子刚吃完汉堡扔掉的外包装纸,还有他们饮完茶后的纸杯。
  收拾完毕,大叔还不忘说,这下干净了,你可以舒舒服服用电脑了。我对他地一笑。
  只是时间过得总是这么快,当我写了500字左右就走到了4点多,湖畔居也得关门了,我不好碍着大叔整理,于是我起身一手拎起我的爆米花及未喝完的花茶,一手捧着我的笔记本挪到2楼的自修室继续完成我未写完的文字。
    欢迎光临,在线阅读的好文章,这里有日常中的语、伤感文章、生活文章、文章、经典、欣赏最新原创日志、情感日志及爱情、友情、、、网络日记美文、祝福语、结婚祝福语、各种中外祝福语,以及朋友之间的问候祝福。每天都有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