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日光爱人 > 内容详情

左云,上张家坟的眼泪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江湖之路网 -[收藏本文]

  左云在山西省的西北端。山西近多年出现的明星县。明星的颜值在本省,一度是以非洲的黑色为荣耀,有煤就是天赋。地下有挖的,地上有拉的,钻个窟窿就是黄金万两。

  挖煤曾经还挖出一个“三晋第一村”,它就是左云县东南部的山村,上张家坟。就像江苏省的华西村一样神州大地巨星闪烁。上张家坟在山西省的这片天空彩云飘舞,红极一时。

  国庆黄金周了,人都往热闹处拥,我们几位往山里钻。左云县没去过,心里也一直有念想,到左云插旗的上张家坟看看。近几年不听说这个村的名响,村子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

  左云的概念是煤炭县,有煤自然就大车轰隆,土冒烟飞,人和物都披上黑色的纱衣。这些感觉都是固有的老印记了。走一遭才知道。

  先是到右玉看绿的。右玉绿在山西,以至全国成了特色。在不毛的土地上,前仆后继,植树造绿改变山河,一代代右玉人的付出,直至描出一个看得见的山青水秀,还有右玉精神。

  左云就是右玉近邻。走高速路十来分钟就到。

  靠近了绿色一哥,左云也自然不做丑陋的陪衬角色。人怕攀比,货怕较量。往东一入左云县境,绿色一点不比右玉差。两县相似的地形构造,阴山远脚,都属于黄土高原向茫荒草原过度带大缓坡。起伏的山岭沟壑,处处绿色辉映。又在深秋季节,寒露将至,霜染的绿已渐变成金黄,浅红,玫瑰等多重颜色,一望即是天然的调色板。好美的地方,一扫我预设的土灰印象。环保以人为本,这些年真是找回了天蓝。

  左云县海拔高度有1500米左右,山地丘陵为主,西高东低。人口密度不大,塞北旷远,视野开阔。县城就窝在群山环拥的小平地。老远就看到楼宇一片,高层突兀。黑龙江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县城不大,但很精巧整洁。出了高速口,就直接下榻在附近的酒店了。金山酒店够霸气的,占地足有70多亩。下车安顿停当,便与门口的保安闲扯起来。

  左云属于大同市管辖。1500年前北魏发迹时,大同叫平城,拓拔氏一气在平城做了近百年都城,后迁到洛阳又维持了半个世纪。左云是近郊区,那阵就很繁荣。同是一省,大同人和南头运城比较,河东文化发祥古老,遍地是华夏的遗老。大同是汉民族和少数民族融合杂交之地,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千百年碰撞,多元的色彩。草原的豪气自然融入大同人的骨血中。所以左云人好处,很爽快。身边的好友范教授,就是左云土产,磊磊明快,还博学多才。

  当晚住在左云。

  深秋天短了,6点多黑幕就扯下来。正在国庆期间,县城的马路很漂亮,彩色的灯饰,灯柱红色的国旗,楼宇的霓虹,灯线勾勒出座座轮廓的高层建筑物。城中央车辆穿梭,饭堂顾客盈门。一切都描写出盛世华年,以及塞北小城的兴旺发达。

  左云有许多风景可看的。虽无国保级的风景名胜,但独特的塞北雄浑辽阔,大气磅礴的摩天岭风景区,外长城保存完好的碉楼,博得眼球也许弱些,却能带来深邃的文化思考。左云县及其近邻右玉,你仔细看沿路的地名,高家堡,威鲁堡,于家堡…,堡,多是村名不假,但沿线还可看到不少高大的城堡遗址,有城堡的建筑模板还有欧洲哥特式,罗马式。说明这些地方数百年前就有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众多的城堡对研究明清及之前的民居,屯军及政治经济,是宝贵的文物资源。

  在县城酒店与保安攀谈时,保安还很奇怪的问,您还记得上张家坟?我说那可是我省的一杆旗呀,三晋第一村。活到30多岁以上的山西老乡,那是刻在眼球的记忆了。保安轻叹了一声,唉,不顶了。村子嘛还在,人都跑了,就潍坊癫痫患者去哪家医院好剩下些老年人看门了。

  县城往东南30公里都是丘陵,路很不错,而且路两边各有60多米的绿化带。树已有碗口粗细,能测出有30多年的树龄。这条马路搁在30多年前,应该是左云县最重要的政治路。四面八方来仰望上张家坟这杆旗的,还有各地组织来的县长市长甚至省长,更重量有许多正国级的大人物,也风尘仆仆看这个小山村。

  过了店湾镇,就离上张家坟不远了。店湾村很大,穿行其中,人迹廖廖。可看村街两边,昨日很是繁华。店铺都是2、30年前的式样,卷闸门都已生了绣。人走店空,遗弃是铁定的,复活难有时了。没有了人,自然鬼就来占地盘。

  车拐了90度弯,上张家坟要到了。横在马路的龙门型铁架,依稀可见“上张家坟欢迎你”字样。此情景任谁看了心里也拔凉。锈迹斑斑,凄冷生悲。人是看相断兴衰,村何尝不如此。

  连村口的涂彩牌楼也色淡老旧了。

  豁然一亮,映入眼帘就是一排依山坡势而建的白色三层住宅楼。上张家坟村庄就卧在一条长达一公里的沟沟里。拢共不到200人的山村,铺排了左右两大溜水泥建筑物,想想够奢侈。左手是每户的单元楼门,右手的仿古房子是公用活动区,文化娱乐休闲地了。很精致烧了钱的亭榭楼阁,已被野草和污土垃圾占领,门上的锁头也成了铁疙瘩。

  村委会在村中央,是一座白色的四层大楼,旁边矗有两根烟囱,是保障全村人取暖供热的锅炉房。已有多年不运转了。

  转了半个村,一共见了四个人。三个中老年男在村委会门口,太阳底下蹲着聊天。我们的车泊在村委门口,他们稀罕的眼神专注过来。

  我们继续向村东的一头蹓跶,不远处坐着三位老大嫂。她们目视着我们走近了,“你们是谁家的切人?”大同人也和晋中一些县说癫痫大发作的应急处理办法有哪些客人是切人。胖胖的老大嫂主动发问。

  我说俺不是切人,太原家,专门过来你们村看看的。

  哎,灰眉楚眼的,有啥看头了。不顶了,不顶了。几位大嫂都开口了,垂头丧气的样子,脸色都不好看。

  可你们村以前大红大紫过呀。

  过去了,说过去没用了。灰了,灰了。连连摇头加叹息。

  几个老人的希望都破灭了,只剩下恋旧。言谈中,她们很怀念老村长左升。资料上翻看,左升是上张家坟早先的带头人。他是具有超前理念的山里人,个人有魅力有影响力,动手能力非常强。在村里先是搞农田基本建设,后来办乡镇企业。上张家坟土壤贫瘠,但有煤,特别有资源秉赋。

  左云是煤炭大县,地底下多半都有,全县储量超500亿吨不止。上张家坟于是捅了两个窟窿,办了两个小煤矿,黑金滚滚。对于一个不到百户的小山村来说,那是富的流油。在上世纪80年代,城里上班族每月工资大几十块的时候,上张家坟人的均收入一年是六千块以上。连省城人还是多住着平房,和泥挑水倒炉渣时,上张家坟就全部住进崭新的单元楼房,有充足的自来水,冬有锅炉房统一供暖。花园式的环境,亭榭水台,一流的文体设施。

  那阵子上张家坟男女的脖子是直的,胸膛是挺的,连许多城里人也想嫁到这山窝里筑巢穴。

  上张家坟的富有是挖出来的,盖出来的,有钱就任性,就能折腾。那时有钱的时候大概从没想到长远,没想挖完怎么办,不让挖了怎么办,上张家坟的百年大计又是什么。

  干部们现在永远不来上张家坟了。

  当年这里是左云县干部脸上的金粉,是大同市乃至省里体面的“点心”。一有京城的大腕儿干部来了必领到上张家坟。上张家坟的彩色气球还把县儿童癫痫得吃多长时间药里的某些干部吹成云里的人物。

  上张家坟几乎是一夜之间变了天。为了蓝天绿水,小煤矿一律关闭。没有了造血,上张家坟歇菜了。先前的老支书左升也升天了。

  浸泡在甜水里多年的上张家坟人傻了。甜水换成了苦水。外面的世界精彩纷呈,轰轰烈烈。年轻男女一个个飞离了上张家坟。

  说上张家坟变成了鬼村,也许说的不太过份。没有了供暖,锅炉沤底了,管道烂破了,一到冬天,家家烧起火炉子,有的重上了炕头。自来水也没了,地下水打漏了,只能靠外运的水车家用。多数人家门前杂草丛生,庭院铁围栏锈成黑色。没人了阴气就重,如果晚上来村,估计胆小的会毛骨耸然。

  看了上张家坟,心里很难过。当时新农村的一杆红旗,走到今天的凄惨,那些当县长市长的不知有何感想。我的省是靠能源活的大省,许多县乡都靠挖煤繁荣。不少地方摆阔折腾都依赖地下的祖产。想过没有,不是单一个上张家坟。如果不做可持续发展打算,疯狂挖,负债哆嗦的高速盖房子,竭泽而渔的做,不省着点儿过日子,就会不断冒出许多个上张家坟。

  老百姓都知道,作死的节奏就是折腾。人不疯狂老天爷懒得理你,活折腾的结局总是悲惨。美国人卡耐基说,年轻的时候使劲艰苦和卖命,是为了老来不要疲于奔命,有舒适的晚年生活。

  上张家坟人舒服了一阵子。临到老年了被打回了原形。只能祈愿吧,盼望新的救星。

  今天,我们一味的盖房孑,使劲的开挖,享受享受再享受,把祖宗留下的,把子孙后代应有的,提前占有了。挖的祖产很快完蛋,盖盖盖,要房子有什么用?水泥砖瓦,呵。结果是什么,到上张家坟参观一下就有答案了。

  哭吧,同情上张家坟人,但也不光是为了上张家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