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则何以哉 > 内容详情

爱情蛊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江湖之路网 -[收藏本文]

  村里的后山住着一个衣着怪异的男人,总是披着那一身黑色的斗篷,没有人见过他面具下真实的面孔,村里人都称他为面鬼,关于他的说法我几乎多余的印象都没有。

  我偶尔会来后山蹲在草丛里观察这个谜一样的男人,对他我充满了好奇。他白天足不出户,只有晚上那扇紧闭着的门才会打开。

  翠兰是村里样貌奇丑的女人,年过三十还未嫁人,只见她站在面鬼家门口敲着“咚咚咚”:“面鬼先生,你在吗?”

  面鬼还是那一身万年不变的衣着;“请问姑娘你有什么事?”

  草丛里我直接一个白眼,找你有什么事,这不是废话嘛!

  “我本有一位未婚夫,他因为嫌我模样丑陋就悔婚了!我听姐姐说过面鬼你有一种叫爱情蛊的奇物。可以让我爱的人也爱上我…,我姐姐说很灵,所以我恳求你一定帮帮我。”翠兰跪在面鬼的跟前

  “这世间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想要拥有得不到的东西,同样要付出等同的代价…所以请你考虑清楚!一旦选择就没有机会后悔了。”面鬼伸手扶起翠兰

  “比起代价,我却认为他不爱我才更痛苦,人生苦短我只想做自己觉得对的事!”翠兰很肯定的回答

  “既然姑娘你心意已决!”面鬼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了翠兰

  “这两颗葡萄里面住着一对蛊虫,你与心仪之人一同服下……第二天醒来他就会爱上你。”面鬼的口吻带着笑意

  “谢谢面鬼,谢谢你!你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会记住。”翠兰一个劲的道谢拿出了钱

  “不必道谢……钱也不必了,之后我会自亲来取你的代价。”面鬼转身就回屋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草坪上一脸嫌弃的表情,嘴里小声嘀咕着:“怎么看都是江湖骗子,只有村里一些人才会信他的话。”

  明明前一脚才刚进屋里,我一转身面鬼就站在大树旁看着我:“你要这么偷窥到什么时候?”

  我吓了一大跳,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眼那个屋子:“你……你刚不是进屋……怎么会在这里…神出鬼没,不像个人!”

  “我可没和你说过我是人!!以后别来这里了!!”面鬼的语气很冰冷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说完一阵大风出来,我的眼睛南充羊羔疯治疗贵吗都睁不开,缓下来面鬼已经不见了

  我跑进他家的屋子里,空无一人,而且还是家徒四壁,连一张最基本的床都没有,未必太奇怪了。

  第二天,锣鼓喧天,遍地鞭炮,我打了一个哈欠走到了院子里:“娘,谁家成亲?”

  “这不折腾了10来年,翠兰终于嫁人了!...一个姑娘家的,把头发整理好,给人看见了成什么样。”娘伸手搭理我的头发

  “娘,那个叫面鬼的男人,真有这么灵的爱情蛊?”我还是没法相信

  “只要服下那蛊虫,就紧紧的把两人心捆绑在一起,代价也很沉重!”娘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

  “什么代价啊?娘,为什么你们都知道!而且那个面鬼,神出鬼没的……不像人。”我匪夷所思

  “代价是人心,他是蛊术第十代接班人!如今他已经没法作为一个人活着了!娟儿,你和他以前……”娘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娘,什么以前…你到底再说什么!”我一把拉住要走的娘

  “没什么……你就不要问了。”娘松开我的手就走了

  我一路跟上去:“娘啊,你有事瞒着我……”

  娘没有理会我,继续走着我一路追出,等再回到家里,院子外头堆满了像是聘礼一样的箱子。

  我先把娘的事话放一边:“爹啊!这些东西怎么回事!…”

  “呦呵,长得还真不错啊,你爹已经答应了把你嫁给我了。”一个肥头大耳,面相粗犷,矮我半截的男人站了起来

  “我呸,我爹怎么会把我嫁给你这种又胖又矮的人。”我瞪着眼睛看着这个死胖子

  “后泼辣,我喜欢。”死胖子一脸猥琐的笑

  爹为难的拉住我吞吞吐吐的:“女儿....是爹对不起你,爹赌瘾又上了....欠了赌方老板的钱。”

  我简直火冒三丈拍了一下桌子拽着爹的手臂:“爹你清醒点吧,我是你的女儿,你女儿啊.....你就随随便便把我给嫁了!”

  娘一上来就给了爹一巴掌:“这个家所有值钱的都被你赌没的……你还死不悔改,你还是不是人?”

  爹被娘打的摔地上了一句话也不敢说。

  “我可没时间看你们唱戏……二选一吧!”死胖子有些急了

  “我不会嫁……我也癫痫一般多久犯病没钱…”我理直气壮的

  “行,看谁厉害,听说这宅子对你们很重要,来人给我放火给烧了,然后把李王给我沉河。”死胖子

  “娟儿,你救救爹,再不然你救救这宅子,这是你爷爷在世上最宝贵的东西.....”几个下人死死把爹捆住

  我红着眼圈,爷爷生前最疼爱我,这宅子是爷爷白手起家打拼下来的心血,是爷爷临终前留给我们唯一的东西,我不可以让别人毁了,我咬破了下嘴唇,深吸了一口气,满腔的绝望:“算你狠....我嫁!”

  “哈哈哈,好…好,今晚就今晚,我会派轿子来接你!小的门跟我去准备!!!”死胖子带着手下离开了

  爹从地上爬了起来:“女儿,爹对不起你!但是嫁给那胖子也没什么不好,人家有的钱..”

  “这种话你还说的出口,也对,你什么做不出来,出了这个门你就不是我爹了...等着喝我的喜酒吧。”我擦干了眼泪甩开爹就走出了大门

  娘后脚也出了门,一路小跑着朝着山上去了,上气不接下气的站在那破旧的茅屋前用力的敲着门:“治轩,治轩....你一定要帮帮娟儿,夕阳落山的花轿你一定要来....不然娟儿这一身都毁了。”

  夜幕降临,我被迫穿上了那一身的红嫁衣,娘要为我梳发我一口拒绝,心里万般无奈,盖上了红盖头,摸了摸袖子里的那一把匕首。娘女儿不孝,要让你白发人送黑发人,来生再报答你的养育之恩。

  踏上轿子我犹豫了片刻,只见一阵雾飘来,弥漫到轿子边缘,什么也看不清了。听到死胖子的吼声:“他娘的搞什么鬼,这天都黑了哪来的雾。”

  一道黑影穿梭在迎亲的人群中,花轿的帘子被掀开了一双冰凉宽大的手抓住了我,我袖子里的匕首掉了出来,接着感觉脚底空了,盖头被风掀起,我漂浮在半空中,望向那个抱住我的男人一脸的茫然:“面鬼???”

  “你...你真的是鬼?....为什么要救我?我们以前认识?我娘和我说了奇怪的话!你到底是谁!”一大堆的问题从我的脑海里冒出来

  雾渐渐的散去了,只见有人大喊一声:“啊~~~新娘子不见了!”

  “是我让你忘记我,以我现在见不得光的模样,真的不想在打扰你的生活,但是伯母老找了我,我没法眼睁睁的看着你嫁给那种人....”面鬼的声音有些颤抖

  降落在树林里,我伸手摘下面鬼常见的癫痫用药原则脸上的那个面具,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面如白纸的脸,深邃充满血丝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发紫单薄的唇却依昔俊朗的:“你到底是谁?..我们之间是什么.!”

  我的话都还没有说完,面鬼抵住了我两只手冰冷的唇就吻了上来,我瞳孔放大:“唔!”

  挣扎了一下,脑海里闪过许多的画面,我眨巴着眼睛,一幕一幕的徘徊在眼前:

  记忆前段………“治轩,我们的婚事你爹怎么说?”我很期待的看着他

  治轩犹豫了很久也没有开口,我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是不是觉得还太早,没关系!我可以等。”

  “我爹...我爹还是很在意你我两家恩怨之事。”治轩撇开视线

  我突然额头冒冷汗,捂着心脏的位置:“好痛!”

  治轩扶住我担心的不得了:“娟儿,你怎么了?”

  我的衣服里一个黑色精致的盒子掉了出来,治轩脸色一下的铁青了捡起那个盒子:“这是我爹给你的对吧!”

  治轩一打开里面却是空的:“里面的两颗葡萄呢?”

  我大口喘息着靠在治轩的怀里:“你爹昨天叫我去你家中,给了我这一个盒子,说以后再也不反对我们的事了,我觉得这个盒子很漂亮,还有一颗葡萄,我就吃了!”

  “你说什么?一颗?那是爱情蛊一种可以让人爱上你的蛊虫,如果只有一颗的话,一旦蛊虫的能力耗尽就不只是吸食心脏而已,甚至会魂飞魄散....爱情蛊没有解药,我爹太卑鄙了....上一代的恩怨为什么还要牵扯我们,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相信我..”治轩拉住我的手

  治轩不想看我这么痛苦,伸手打晕了将我送回了家,告诉我娘我吃下了爱情蛊这件事:“伯母,我一定会对娟儿负责,我绝对不会让她有事,等我把我爹的事交代清楚....我就来。”

  我推开面鬼,我记起那一切了,我足足沉睡了两年才苏醒过来,然而这件事情娘没有对我说起过,我抱住自己的脑袋哽咽着:“.....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死.....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到底是为什么?”

  “我爹说只要我不娶你,成为第十代蛊术接班人,他就答应救你。于是我悄悄用我心脏的来做替换,.....我本来想以死向我爹代你赔罪,所以把你脑海的我全部抹灭,不料我爹却给我吃下了还魂丹,两年前他就过世了。”面鬼一脸的苦笑,刺痛人心的笑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

  “你的意思只要换一颗心,我就能活下去.....而且我身体里活着你的心。”我瘫坐在地上用手捂住心脏的位置

  “你会夺取那些人的心脏代价,其实是不让他们受时间的折磨对吧!!.....为什么要一个人背负这么多?为什么要假装不认识我...。”我起身拽住面鬼的手

  “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什么也给不了你.....不打扰你是我给自己唯一的安慰,但是现在我却自私的为了不让你嫁给别人说出了实情。”面鬼伸手抱住我,拥的很紧

  “对,你很自私,非常自私。”我哭的淋漓尽致

  “你自私的把对你的感情都一并抹去.....还有我不要嫁给那个死胖子,可是我们家的钱都被我爹赌光。”想想又是火冒三丈

  “你爹的钱我来还,自从我沦落成这个地步,再也没回过治家,但钱我还是有的,你也不用嫁给那死胖子.....你可以自由了。”面鬼重新的披上黑色的斗篷

  我擦干眼泪拉住要走的面鬼:“你就打算这么走了,你不娶我吗?”

  面鬼忧伤的低下了头,我气的直跺脚:“你现在的行为是在劫轿,就是抢亲,你懂不懂啊!”

  “我不是人,只有一个空壳和灵魂,无法活在阳光下,你嫁给一个好比行尸走肉的人,名不正言不顺的对你根本不公平!也没有资格说娶你!”面鬼转过身去

  “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些吗?人身苦短何必为难自己.....你亏欠我,我亏欠你,我们是互补的,你我两家的恩怨就到此为止,我不希望这段恩怨在伤害任何一个人。这都是命运的安排,既然逃不掉,你为何不抓住我呢?”我盯着面鬼的眼睛看着

  面鬼笑起来样子真好看,遮掩不住的温柔:“我明白了,………请你嫁给我好吗?”

  我按耐不住的喜悦:“好……好。”

  我们背靠着大树坐下来,我静静的看着面鬼,我知道对于你来说,倘若我告诉你我要把一切还给你之类的话一定会让你痛苦,所以我还是选择留在你身边。

  若干年之后,爱情蛊渐渐的在人们脑海中淡去,也不会再有第十一代接班人。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强求对于任何一方都是不公平的,缘分天注定。若要改变只是更惨痛的代价罢了。私人的恩怨更不要推及到无辜之人,因为他们没有错,并不参与恩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