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日光爱人 > 内容详情

别等爱过才说爱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江湖之路网 -[收藏本文]

  1

  “喂,起来……”

  当你在睡觉,一个人却吵了你十八回的时候你会怎么做?顶着两个黑眼圈温柔的和他解释?

  我自认我做不到温柔,所以我一个枕头直接扔了出去。

  然后,我便听见一个男人的惊呼声。

  “哎!你这姑娘怎么打人啊!”这个声音却是个女人的。

  我切了一声,不在意。姐姐我还带兵打过仗呢!打人算什么?

  不对啊!那只鸡呢?我立刻坐起来睁开眼,打量着我所在的位置。

  干净的房,一个男人坐在一旁,一个女人正轻轻揉着他的额角。我看了他们一眼,随后问道“见没见过一只鸡?”

  男人看向我,冷哼一声“什么鸡?哪来的鸡!哼!璃王府里有鸡?!”

  我看向他,一个挺俊的小哥,只是这嘴真是不咋地。我没理他,淡淡对着姑娘道“你男人嘴挺坏的。”

  女的脸一红,却不说话。

  男的却是十分不屑的哼了一声。

  “这是哪里?姑娘。”我问那女人。

  “这是璃王府,姑娘是何人?”女人正要回答,却被一个外面进来的男子抢了先。我看向男子,男子身着华服,俊逸若仙,气质优雅。真真是绝世公子。

  我抱抱拳,盘坐在床上,对着他抱抱拳。“在下陆采灵!华阳人士。”

  男子略微一沉吟,道“本王璃王南殇璃。”

  我笑了笑,看着他的脸,心中潮起潮落。南殇璃,你是谁?我怎么不记得了?你也不记得我了?

  那只可恶的鸡,又将她记忆封了。在这个不知道什么的地方,她怎么回家啊?

  “姑娘?”南殇璃问道“你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摇摇头,看着他,他亦看着我。我想了想问道“这是谁的房?”

  “我的。”先前那男人叫道。

  我剜了他一眼,他立刻闭嘴。而女子安静的俯身行礼退下了。

  “这是我的门生方青。没什么礼数,姑娘莫怪。”

  “自然不会。”我笑了笑。

  他看着我,幽深深邃的眸子望向我,像直直的望向我心里去似的。我缩了一缩,他顿时就笑了,道“姑娘怕是回不去家,本王三日后要南下,正巧带姑娘回家。如何?”

  我寻思了,左右我也回不去家,这就是我的机会。我立刻点点头。他依旧笑着,吩咐方青带我熟悉下王府顺便带我到客房后自己走了。

  我下了床,看着他的背影抱着胳膊发呆。方青那厮走到我身旁,学着我的样子,抱着胳膊看着他的背影发呆。

  “你看什么?”我问他。

  “你看什么我就看什么。”他回答的很理直气壮。

  我笑了,跟姐姐理直气壮?姐让你变成死鸭子,就剩嘴硬!“我看你家王爷走路的样子。”他点点头,我又问他“你看出了什么?”

  “你看出了什么我就看出了什么。”他依旧理直气壮。我笑着,姐上次放过你了,你不知道珍惜,这次还跟姐理直气壮?

  “你也看出来你家王爷走路像个娘们了?”我贴近他身边,用很小声的声音说“这件事,我会替你保密的。”

  然后再用很大声的声音说“我绝对不告诉你家王爷你看他走路像个娘们!”

  这时,前面没走多远的南殇璃脚步一踉跄。

  方青瞪着我,“你乱说什么?”

  “你说我看出什么你就看出什么的。”我回答的很理直气壮。他顿时无语。

  “算了!”我拍拍他的肩,道“别丧气,姐会赔你这个月的工钱的!”

  “那,你把我半年的都赔给我吧!”

  我挑挑眉,眼睛转了转,轻咳几声迈步走出去。

  方老弟,你家王爷真挺狠的。

  2

  方青后来放弃了让我赔他工钱的想法,乖乖的领了我熟悉王府。

  不得不说,方青的人缘真的不错。这厮在王府可真是没有人不认识他。他的人缘好到一种什么样的地步呢?就是上至王府总管对着他拍肩挤眉弄眼,下至养马小厮的一条狗对他摇着尾巴。

  那条狗叫发财,方青那厮还告诉我那条狗是神兽獒犬的亲戚。

  这句话槽点太多,我实在不想说什么了。

  我只是很明显的看见养马小厮当时脸上一瞬间的撇嘴。

  不过,这厮也有碰壁的时候,比如在王府厨房的时候。那个大娘拎着菜刀极其凶悍的瞪着我们。

  “方青!你又来我这拿水晶包不是?!休想!我不会让你进去的!”大娘眼睛斜肆肆的打量我一眼,我顿时吓了一跳,(Meiwen.com.cn)又听她道“怎的?这回还带了帮手来?”

  “大娘你误会了。”我紧忙跟她解释,向着她缓缓靠近。大娘听完我的结束后立刻对着我笑,还要带着我进厨房边吃边聊。

  可惜了后面的方青,那厮不敢过来,只得站在那里干吼“陆采灵!你个没志气的!你…你给我回来!”

  我回眸对着他做了个鬼脸。气的他顿时红了一张俊脸。

  我和大娘坐在屋里聊着,一边吃着大娘递来的糕点,一边和大娘东扯西扯的聊。扯着扯着得了癫痫对身体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就到了夕阳下山。

  我看向窗外,站起身和大娘告别。大娘笑了笑,告诉我再来玩。也告诉我和方青远些,那厮就是个脑子没长全的。

  最后我在大娘的挥刀送别中离开了。我走到方青身旁,对着他说道“带我回客房吧。”

  他看着大娘,神色复杂。大娘看我背对她,偷偷的瞪了一眼方青。

  方青犹如一只受惊的兔子立刻拉着我就跑。

  “你爱吃水晶包?”一边跑,我一边问他。

  他一愣,神色不正常的回道“爱吃啊!”

  “那你怎么不拿回来吃?”

  “胡大娘都不让我进,真是的!”他哼了一声,很是不高兴。

  我看向他,笑了。

  “好了,这就是你的客房,你好好休息。”他对我挥挥手,转身离去。

  我看向他,看他的背影。

  夕阳下,他的影子被拉长,显得孤削。青色衣袍更是显得无尽潇凉。真是美好的背影。

  而那厮突然回头神神秘秘的和我说了一句“我走路不像娘们吧?”

  真是煞风景!

  我左手伸出两个手指,摆出一个二,然后右手比做刀,不停的在左手的二上面锯。

  “锯(巨)二!”

  我立刻回房关上门,不再理他。

  回了房,我坐在床上,淡淡的想那只鸡究竟疯了我什么记忆,想了好久,却把自己想困了。于是我揉揉眼,倒在床上合衣而眠。

  明明刚睡醒啊……

  3

  梦中,我梦见了那只鸡,我和它打闹了一会,而后它告诉我已经两天过去了。吓得我立刻就醒了。醒来时看见方青站在我床前。

  我立刻把枕头拿起来要砸他,他立

  刻捂住额角,转身躲远了说道“别砸!我就是来告诉陆姑娘王爷马上要走了…现在在大堂内…”

  我一听,王爷要走了?

  这可不行,于是我立刻飞奔出去!他要是先走了,我就回不去了……

  话说我这一觉真是睡了两天啊……

  我走后,方青愣愣的说完后半句话“……他现在在大堂内等着姑娘梳洗完再走……”

  等说完才反应过来人已经不在了,又愣愣的说了句“真是觉不能睡多了,真会变成猪啊……”方青摸摸怀中抱着的衣服,愣愣的表情忽然变得震惊。

  “唉……你等等我!衣服还在我这呢!”

  另一面,我已经到了大堂内。看见王爷正悠哉悠哉的喝着茶,他小口啜着茶水,没抬头看我。

  “来了?那就……”他忽然抬眸看我,然后话说到那里就断了,口中刚刚喝的一口茶水全部喷了出来。

  我见他掏出手帕故作淡定的擦擦嘴,说了一句“姑娘这妆扮也是十分有个性的……”

  我看了眼他,他忽然一瞪眼,道“方青呢?本王让他去找姑娘来着?!”

  “在这……在这!王爷……我在……这!”方青忽然出现,大口气大口气的喘着。“王爷……王爷……”

  “喘匀气再说话!”

  方青深呼吸几次,身体素质倒也是真不错,很快就正常喘气了。缓缓道“王爷我今早去找陆姑娘,可是陆姑娘太着急未等我说完话就跑过来了!我都没反应过来!你看,陆姑娘的头发都没反应过来!”

  我看了眼我的头发,无奈苦笑。

  这分明是我那天编的头发炸开了啊……

  4

  我最后梳洗完事,和王爷坐上了马车,我坐在他的对面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方青,这回方青没有跟着王爷一起去,而是呆在王府内。

  “王爷,你知道厨房胡大娘和您的门生方青不合吗?”我看向王爷,他揉了揉眉心,道“知道。因为水晶包。”

  “那王爷知道胡大娘的姑娘叫做水晶包吗?”他一愣,缓缓的点头。

  “方青那厮其实不爱吃水晶包,相反,他相当讨厌那个,可他爱胡大娘的水晶包。胡大娘看他吃完水晶包后的难受模样,不忍。”我顿了顿,道“但是那厮只要进厨房就会偷拿,然后逼着自己吃,于是胡大娘便不再让他进厨房。”

  说到这里我不禁唏嘘一下。这方青对着那姑娘也是真用心啊!因为对方的名字叫做水晶包,就逼着自己去爱叫做水晶包的食物,如果爱她,就不能有一丝不爱,即使是同名食物。

  那是瑕疵……

  她也曾这么爱过一个人吧……爱过谁?

  “这方青啊……”南殇璃一叹。

  “两情相悦(MEIWEN.COM.CN),只差王爷。”只差王爷这临门一脚,就能让他们到一个屋里去!那时候就该干啥干啥勒!后面的这些我自然没敢说。

  方青是王府门生,是人上人,可水晶包是下人……水晶包这里指人啊!她就是那个一开始看见的姑娘,是个下人,是轻易不能在一起的。

  “你到也是个心细的……”他点点头道。

  我笑了笑,暗道,幸好我收住了……

  忽然外面车夫的声音传来,“王爷,饥民在外,直走还是绕路?”

  我也是很佩服这位车夫大哥,敢这么直接和王爷撩选项的也没几个了。我瞄了他一眼,见那位爷垂着眼,不做声。

<儿童颠痫病用什么药好呢p>  良久,他耸耸肩道“绕远。”

  “绕什么远!救济灾民!直走!”我听他这么说有些急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他依旧垂着眼,道“一国王爷不可屈尊降贵!绕远!”

  我一巴掌拍在他后面的车壁上,手指勾起他的脸,我危险的笑着“你不能,便我来。”

  其实说出去这也算是有面子了,毕竟咱也壁咚了王爷不是?

  “那就拜托你了。”

  我摆摆手,下了马车。他跟在我身后,也下了马车。我回头看他,他站在车夫身旁,对着我笑道“姑娘功夫甚是不错,可也记得小心些。”

  我揉揉耳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脑中浆糊一片,我看着他,转身快跑走了。

  其实,王爷笑起来真的好看。

  诶,我以前是不也这么说过?

  5

  我迈步远离了他们,开始犯愁该怎么赈灾。我兜里又没有银钱,周围又没有粮店可以给我打结的……

  正踌躇间,一个黑影突然在我身后冒出来。他一头金色头发耀眼,脸上一块黑色蒙面布。说道“公主……随我回去吧”

  我吓了一跳,回头看他。很诧异的问“你找着我了?”

  同时脑中记忆全部苏醒。

  以前的种种在我脑中清晰的再现,我忽然想泪流满面。还是不要想起来的好……

  “扶风,你这法,真是破绽百出。”我揉揉泪眼,道。

  “回去吧。”他道“皇上等着您呢。七年了,他会疯的……”

  我看着他,看他耀眼的金发在风中飘扬,我忽然一笑道“先帮我赈灾……”

  “是。”他没有过多的话,转身消失了。

  我抬头仰望天空,幽幽一叹。“皇兄能有意,惜灵却无心。唉!”

  皇兄,你真希望灵儿回去?莫要再伤灵儿了……灵儿,受不起了。

  扶风拿来了吃食衣物,和我走进了那个饥民村落里,我们发下去所有的东西。还在那里稍作休息了一会才出去。

  我牵着一个脏兮兮的小丫头,垂头走着。扶风忽然出现,见我不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说道“好自为之!”

  我笑了笑,侧头看着小丫头,问道“听萍,你说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丫头父母都是兵人,她是烈士遗孤,可是没有得到应该的善待。从小,她就在这个村落里长大,大家就叫她小丫。陆听萍是我为她起的新名字。

  像我的一生,飘落不定却甘愿牺牲自己为别人撑起一片天空……

  “姐姐是个好人……”她笑着,想着刚才的情景。

  一个女子立在村口,为大家带来了许多的吃食,衣物。女子微笑着,和村里的每一个人打招呼。

  女子站在她面前,看她孤零零的,俯身牵起她的手对着她微笑。那微笑,是她久久不能忘的……

  女子说“跟我走吧……”

  她是天使……

  我笑了,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那一人的背影。应该算是好人吧……

  “公主殿下,可真是好人。”他未等我走近,便远远的说了一句。说完,他转过身,我看着他,他眉眼如画,真是好看,比以前还好看。

  “若是我不知殿下身份,怕是以为殿下真是心善。”

  “璃王爷,何必说那么多?”

  我看着他,心想他怎么还没过来杀我?是不是想起以前的事了?这样

  ,那扶风也真是靠不住!

  “听闻惜灵公主一身功夫极为巧妙,今日,殇璃讨教一两招!”说罢,他手持剑就要向我冲过来。

  “听萍,你闭上眼。以后有什么事,就大喊一声扶风!”我对着听萍笑道。

  然后小丫头很乖的闭上眼,我站在她前面,淡淡道“来吧!”

  他一愣,没反应过来,我却已来到他身前,将自己整个身子暴露在他眼前。他想也未想,本能一剑刺进我左胸。

  鲜血在眼前飞舞,我无声的笑了。

  幸亏,你没想起来,我的心脏在右面……

  扶风,这回你靠谱了,真好。

  “姐姐!”

  小丫头,别哭……

  “魔女惜灵陆采灵已除,王爷真是明智!”车夫站在他身旁道“这人也是有意思,将自己凑到王爷面前,谁不知,王爷恨她入骨。”

  恨她入骨……那为什么心脏在痛?

  陆采灵,这辈子我南殇璃欠你的。

  6

  三年后,南殇璃坐在自己的书房前,喝着酒,望着前方说着没人懂得话。

  自从那一年惜灵公主被杀后,许多事都有了改变。大陆格局终于变成两大国家对峙,而不是完全被动。

  惜灵公主,女战神没了。那一曲笛音破杀大军二十万,再也不会有人像她一样。

  他应该高兴啊!终于手刃了国家的敌人啊!

  为什么,三年了,依旧心在痛?

  “你爱她吗?”一个黑影忽然在他面前闪现。他金色的头发刺眼无比,南殇璃皱皱眉,看着他,脑海中记忆翻涌。

  十三年前,他曾经被当做质子送到敌国。那时,他认识了一个女孩。

  “你好,我叫陆采灵。”女孩温柔的笑,是他那段黑暗日子里唯一的阳光突然晕倒失去意识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女孩每天去冰冷昏暗的殿堂里看望他,每天与他讲些有趣的事。女孩让他没有丧去生存的所有希望,至少还有人惦记他,让他很安心。

  女孩教他武功,他武功功底不错,学的很快,很快就比女孩厉害了。尤其那轻功……

  很讽刺的是,南殇璃当年跟踪确认陆采灵身份就是用的她教的轻功。以至于,她都未能发现。

  女孩很温柔,她教了他好多东西。他发现他喜欢她,喜欢她的温柔,她的幽默,她的细心,她的可爱。

  他说,他回了国第一件事就是娶了她。他可看出来,她身边的那个黑衣金发小子对她有着什么样的感情。

  可她却对他说,“如果有一天,我变得不像我,请杀了我。”

  第二天,他便被送回了国。

  再后来,边关战事起,一个女战神一曲笛音破,让世人崇敬的同时又惧怕。而且二十万大军从此不见了踪影。

  桃花树下,桃花飞满天,他看见她。她身着战衣英姿飒爽,眉目依旧如初,像那时一般单纯。而她当女将那年只有16,而他17。

  她说,“下次再见时,请杀了惜灵。”

  傻丫头,他怎么舍得?

  他爱……

  而后却在那金发男子出现后一切全都被遗忘,之后他只记得魔女非杀不可。

  可那过后,她却消失了。而这一消失就是七年。

  七年后,她再出现时他当时没认出来。只是觉着眼前这个姑娘眼熟,心脏看见她就忍不住抽痛,多亏他当时定力十分好才勉强装作若无其事。

  而后走时听到她的话,差点摔倒在地上。暗暗下了决心回去要扣方青半年工钱。

  方青虽然是门生,但是为了一个叫水晶包的女子,非要像下人一样,做工领工钱。

  他是在下午知道她的身份的。当时他很激动,恨不得直接杀了她。可细想下,决定趁着三日后的南下再杀她。

  怕中间发生什么变故,于是暗中吩咐胡大娘给她下些药,让她睡个两天。

  可没料想到她竟然能发现方青和水晶包之间的渊源。

  这些胡大娘是铁定不会和她讲的,能发现,只能说她心细。还劝他帮忙促成这件事。

  一如她在过去时,和他讲故事时,绝口不提外面他的国家做了什么让他心寒的事。也不会提她的父皇母后对她对好。

  因为,他就是被他父皇推出来的。送到这里,无非是让他自生自灭。可幸好,他遇见了她。

  在马车上的交谈让他有些怀疑,于是暗中告诉车夫还要再试探。于是,便有了饥民一事。

  而且,车夫是他的侍卫,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他怕一人对付不了惜灵公主,为了杀她,他是真的费劲苦心……

  他跟踪她,却并没有看见扶风的出现。他到时,扶风已经走了。只听见她的一句叹息,便心知自己找对了人。

  他跟着她,看她柔笑和饥民说话,看她的阳光感染了村民。看她……她真美……

  7

  可是他还是杀了她。

  心痛导致他脑子混沌直接就走了,也没有留下来检查她是否失去呼吸。

  可那有什么用?已经刺进了心脏吧。

  鲜血留了那么多……

  扶风看着他,看着面前的男人的失魂,忽然大笑“哈哈哈!南殇璃!你还敢说你爱她吗?”

  南殇璃或许爱她,可他的爱太脆弱。只有他,扶风爱她爱的入骨!

  扶风是只妖,由于出身不好,所以在妖族倍受欺负。后来,有些妖被一些自称道士的人抓到了笼子里,他们被带到宫殿里。供一些人玩乐,摧残。

  而所有被抓的妖,却都先放到大殿上让一个小姑娘先挑。

  扶风也在其中。

  妖族难以化形,除非忍受极其残酷的忘情锻骨之苦,而扶风本来就没有情。他没有父母,没有伙伴,更没有爱人,所以便不能化形。

  其余的妖虽然有情,可都惧怕那种痛和不定性的死亡可能,于是也都没有化形的。

  在那一双璀璨的大眼睛的注视下本来神气十足的妖们都一个个瞪着眼睛卖着萌。谁都知道,如果被她挑走就能少受不少罪。

  最后,扶风自己都不相信他居然能够在那一群妖中脱颖而出。

  当女孩的大眼睛看向它时,他只觉得眼前这女孩真是漂亮。

  女孩待它极好,它喜欢坐在它身旁,一下一下的顺着它身上的羽毛,她喜欢一切事都说给它听。她喜欢眨着她的大眼睛将一切的错事无辜的推到它身上,而后又不舍得推到她皇兄的身上。

  让它无奈而又好笑。

  所有的事都是她为了帮助那些受苦的妖们啊!

  她对所有人所有事都很温柔,这宫中乃至王城上下没有一个人不喜欢她。

  可是,她是公主。

  那个雨天,有人给她的吃食里下了药。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它知道,只有它化形成功用内(MEIWEN.COM.CN)丹才能救她。

  虽然化形时间不久,可是必须有深情做引。

  为了她,它尝试化

  形。

  化形据说最苦不是锻骨,而是当你心爱的人在你面前一次次和你承受着一样的锻骨之痛时的样子。

  他成功看见了,北京看癫痫费用是多少她坐在他面前,和他一样,满头大汗。他真的好不忍心,明知道是假的,却依旧心痛。他伸出成功化形的手,他说,“采灵……”

  她笑了,一如那时阳光下,她对着他笑“扶风,记得我们曾经说好的。”

  别忘记她……

  他怎么会忘?可是化形断情啊!

  他迷茫了。

  一只温暖的手却忽然握住她的手,他看见她微微笑着。

  “扶风。挺过去。”

  扶风。

  挺过去。

  他挺过去了,却发现他并没有忘记任何有关她的事。原来不知不觉,这份情,已经刻进骨里。

  他最终救好了她,她醒来时还是十分诧异了一下,但是依旧认出是他。她摸着他的发顶,那里是金黄色中唯一的几根红色头发。

  “熟悉了,又怎么会忘记?”

  他的单纯的惜灵公主啊……

  可那一切都在一个敌国质子来了以后变了。陆采灵心善,每天都会去看望他。南殇璃说他想学武功。于是陆采灵便回去求他,求他教她武功。

  她没有任何的武功功底,吃了好多的苦。而上午练完的武功下午又要去教南殇璃。南殇璃有着不错的武功功底,他学起武功非常轻松,所以陆采灵又逼着自己去学的更多更苦。

  她曾经每天都会揉着腿哭,可渐渐的,她变得坚强起来。她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她的坚韧让教她的扶风也佩服不已。

  曾经他学武功是为了什么?

  他的惜灵公主啊,长大了。

  南殇璃啊,他却一点不知道感激她啊……

  扶风发誓,他不会教南殇璃,即使她求。

  后来,边关战事吃紧,她的皇兄竟然要派她去领兵。大概也是知道扶风不会扔下她吧!可是,亲妹妹就这么算计?

  傻傻的她在临走前一夜求他一定封了南殇璃的记忆,因为从此敌国,她不想他为她为难。

  南殇璃,你有什么资格爱她?

  她一曲笛音破只是镇住你们大军,在最后硬生生的自破音曲,内脏俱损,从此武功不再进步。

  她没有杀过一人,她带走了二十万大军,带领着他们到了一个真正的世外净土。二十万大军,还携带着家眷。

  之后,她回去找他。

  桃花树下,她告诉他“如果下次再见面,请杀了我。”

  她爱他那般深,七年的苦日子过完后,终于放心的要找他去。扶风封了她的记忆,让他们相见。

  最后,她终于死心了。

  扶风看着她鲜血留满地,眼角含泪却是笑着。

  她说“扶风,带我回家。”

  “可是,我今天还是来找你了。”扶风说着,眼角泪水留下。他爱她,爱进骨子里。可她爱他,也爱进骨子里。

  “她在哪里?”南殇璃道。“我原谅她覆灭我国二十万大军了。”

  扶风忽然一拳打到他脸上,他瞪着扶风,道“你干什么!扶风!”

  “采灵爱你真是爱错了人!”扶风恨恨道。

  南殇璃,你这么自私!怎么配得到她的爱?!

  8

  扶风最后还是带了南殇璃来到她的住处。他站在门外,瞪了一眼他后转身走了。

  南殇璃透着门外问道“有人在家?”

  他面前,是两扇红木漆门,和这片区域的住户用的所有门都是一样的。只是左扇上挂了一个木牌。正面是‘客请进’反面是‘君留步’而门内一棵桃树上开满了桃花,正纷纷扬扬的落下。

  忽然,门一动,一个小丫头的脸露了出来,她看着他,问道“大哥,你找谁?”

  他笑了笑,道“你家小姐在家不?”

  果然,还是做不到和别人一模一样啊,毕竟是小姐,都使唤丫鬟惯了。

  “你等一下。”小丫头回头大喊“姐姐!有人找你!”

  “死丫头!我睡觉呢!”我拍拍衣服从床上起身,眯着眼打着哈欠从屋里走出来。一边走一边说她“我说听萍啊!不是让你把牌子翻到反面了吗?”

  突然,我话一顿。我看见他站在门口,下意识的拍拍衣服。“王爷怎么来了?”

  “惜灵……”南殇璃道。

  “惜灵已经死了,死在王爷的一剑之下。”我说道。

  “那时,我没有恢复记忆。”他说道。

  多亏你没想起来啊……我的心脏在右面,不然。一百个扶风也救不回来我。

  “王爷怎么可以屈尊降贵?”我拍拍衣服道“很难看?粗布麻衣,将就一下。”

  “过去的七年里,你也这样?”

  “是啊”我长长叹一口气,身边桃花纷纷落下。

  这样一算,我也是有十年一直是这般清苦日子。我将额前碎发归到耳后,笑道“王爷,我用十年清风,换你爱我。可好?”

  他微微一笑,点头。

  忽然一阵清风吹来,落花吹起来,却怎么也回不到树上。我看着桃树,他亦看着。

  我用十年清风赎来你的爱。

  可惜错的不是我,该赎的是你。

  扶风……

  “南殇璃,你是否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