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者之气 > 内容详情

梦里梦外【二十】

时间:2020-10-20来源:江湖之路网 -[收藏本文]

  红娟就这样的走了。带着无限的哀怨和悔恨,去了另外的一个世界。涵沐的心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似的。呆呆做在那里,空洞的目光深深地往下沉着,沉到无限的黑洞里去了。
  
  麻木了的心早已经没了感觉,痛苦到一定程度人就没了思想。朝夕给涵沐倒了杯水,他木讷的接过水,凝望着朝夕。涵沐突然眼睛眨了眨,有种东西在苦涩的心底升起。涵沐告诉自己,你不能这样消沉下去,你还要为女儿的人生路遮挡风雨。你还是这个孩子的父亲,还要陪孩子在人生路上继续前行。
  
  涵沐开始调整自己的情绪。涵沐给原来的单位领导打了个电话,问自己还可以回去上班吗?自己回来照顾红娟快一年了,涵沐不知道单位还会不会接收他。单位听涵沐要回来,领导很高兴,因为涵沐技术好,又有工作能力,就特殊批准涵沐回公司上班。涵沐把女儿安排在学校住宿,告诉女儿要好好学习。朝夕是个很乖巧懂事的孩子,她告诉爸爸放心,自己一定会好好学习的。
  
  涵沐打点行囊又要起身去大沙莫工作了。那里有他学的技术发展的空间。
  
  晚上涵沐打开网页,看着溪兰幽月暗暗的头像,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耐。他给幽月留言:我就要去戈壁滩了,一去又是相隔八千里。明天我会去溪兰镇看看,不管能不能见到你,我都会去跟溪兰镇道别的。
  
  我会去见你的。突然溪兰幽月头像闪动,回复了涵沐。
  
  涵沐问:幽月——你还好吧,没有你的消息我好担心。
  
  谢谢!见了,你就知道了。幽月的回答好奇怪。
  
  好吧,我们在哪里见面啊?涵沐问西安市中心医院癫痫科好不好
  
  我明天会在线,告诉你详细的地址,幽月回复涵沐。
  
  涵沐看打字聊天也说不明白,就拨通了幽月的电话,电话还是关机。涵沐心里好不疑惑,幽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涵沐坐最早的一趟车赶往溪兰镇,在快要到溪兰镇时涵沐又一次拨通幽月的电话,这次电话通了,但是却拒接了。涵沐没办法,只得打开网页,溪兰幽月给他发来见面地址:你下车后坐出租车到兰宾楼302房间找我。
  
  涵沐想溪兰幽月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在酒店见面呢?不论怎么样,我必须见幽月,只有这样我才能知道,幽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涵沐这样想到。
  
  涵沐上了出租车,让师傅送他去兰宾楼。兰宾楼是个很上档次的商务酒店,涵沐还是第一次进这样高档次的酒楼。这里的装簧很典雅,环境清洁,服务员很热情地接待了涵沐,送他去302房间。服务员帮涵沐敲了门,里面有个男人的声音说:请进!
  
  涵沐走进屋子,一阵淡雅的花香朴面而来,迎面是很宽敞的窗子,淡紫色的纱帘被风轻轻吹起,飘飘流动,在阳光的映衬中,像紫色的雾,神秘的色调。一个男子望着窗外,身子在阳光里,形成了影子。涵沐一时愣住了。认为服务员弄错了房间。
  
  对不起,我可能走错房间了。涵沐对那男人的身影说,想转身退出房间。
  
  那男子转过身来说:你是涵沐?
  
  我是。涵沐诧异地回答。
  
  你没走错房间,就是我约的你,不信我拨电话振你一下,你就知道这是真的了。男子说完拿起电话拨号。涵沐的的手机响了。涵沐一看真是溪兰北京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幽月的电话号码。但面前的不是幽月却是这个男子。
  
  涵沐,你请坐吧,我们谈谈。那男子请涵沐坐下。这个男子有四十多岁,眼睛不大目光忧郁,心事重重的样子,表情很深沉。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幽月的丈夫,我叫李清风。清风给涵沐倒了杯咖啡然后又说道:涵沐,请原谅我的唐突和冒昧,我也是真的没办法了,我想也许你能帮助我,也能帮助幽月。你听我慢慢跟你讲事情的经过。半年前的一个晚上,我们生意上的老板请我出去喝酒。你也知道这是生意场上常有的应酬,这些年来幽月对我这方面是理解的,她对我也很信。我也很感激幽月对我的宽容,我也知道这份宽容就是她对我的爱。所以我在外面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女人,都没真的动过心,但我承认逢场作戏的是有的。那天我和那个老板多喝了几杯,头晕晕的,他们看我真的喝多了,就给我开了一个房间。我就昏昏沉沉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觉得有人在给我脱衣服,我睁开眼睛,朦胧的灯光中,一个美丽的女子正在解我的扣子,温情脉脉说着挑逗的话。我知道这女子一定是我生意上的哥们给我找的,这在生意场里是常有的事。我喝了酒,面对着脱光了的美丽女子,我也就什么都不管了。搂着那女子睡了一晚上,直到早上有人敲门我才醒来。我起来去开门,没想到来的人确是幽月。我披着睡衣,那女子半裸还睡在床上,幽月看到了这一切面色苍白。我看到她身体颤栗的厉害,就去扶幽月说:对不起,你……
  
  幽月推开我转身就跑,人大概气晕头了,没做电梯,跑到楼梯口脚下一滑,幽月人就滚下了楼梯,人当时就晕过去了。涵沐听到这里,拳头紧握真想揍面前这个男人。等我把幽月抱起来,她头磕破了在流血癫痫病人发病症状,人也昏厥了。我马上送幽月去了医院,幽月在医院昏迷了两天才醒过来,人是没有什么危险了,可是……唉!
  
  涵沐紧张地望着清风。希望他快点说明幽月到地怎么样啦。清风揉揉头,好像很痛苦,他应该是痛苦的,清风的表情是凝重的。
  
  幽月怎么样?你说啊。涵沐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问清风。幽月虽说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她从那时起就在也不开口讲话了,她仿佛忘记了过去的一切……这半年多我带她去了好多医院,医生都没办法治好她。没想到我一夜的荒唐竟把幽月害成这样。我真的后悔莫及啊,你我都是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才是陪自己过日子,值得珍惜;什么样的女人只是过眼云烟。我想男人的定义应该是一样的。我很在意幽月的,看过接触过那么多外面的女人,我更珍惜幽月这样的女子。我一定要把她治好,没有她——我的生活变得飘渺没有任何意义了。我在这半年多带幽月看了无数个有名望的医生,可是,幽月的病一点都不见好转。医生说幽月是外伤在加上受了严重的刺激,阻塞了神经系统导致的记忆丧失和失语。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病人心理厌烦了一些事,把自己封闭了——自闭症的一种。这种病不是治不好,也许有一天病人会突然开口说话的,这需要家属的安慰和耐心。
  
  还有一件事涵沐请你原谅,这些天都是我在跟你用幽月的QQ聊天,我发现幽月总是看这本书《心中的歌》清风说完把一本书递给涵沐。涵沐打开一看,竟然都是自己写的诗,整整一百首是自己寄给溪兰幽月的诗。涵沐翻阅这本诗集手有些颤抖了,心里酸酸的,幽月你真是个有心人,把我的诗都出书了。清风又接着说:这书是在幽月出事一个多月后,寄到我家里的。我猜想这一定是幽月北京治疗癫痫医院让寄来的,后来出版社打来电话我才知道,书是幽月帮一个叫涵沐的诗人出版的。自从接到这本书幽月总是翻看,有时候她的神情很奇怪。我以前从不动幽月的电脑,我尊重她的私人空间。我看幽月对这本书有反应,就想了解谁是涵沐。
  
  我登陆了幽月的QQ就跟你聊了几句。我知道你和幽月是知心朋友,我今天约你来这里,也犹豫了好常时间了。我想也许你能唤醒幽月的记忆,能让她开口说话,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要努力去做。涵沐请你理解我的心情,请你帮帮我,也帮帮幽月好吗?
  
  我是幽月的朋友,应该为她做点什么,你说吧,我能做些什么。涵沐有些被清风感动了。
  
  我想请你去见见幽月,但愿你的出现能刺激到幽月,让她恢复记忆或者开口说话。这个想法是我看了这本诗集决定的,你知道吗?你的诗在电子版刊物里,网络中的人很是崇拜你的诗词,你过来看一下。清风说着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点开诗歌网页,涵沐看到有那么多人在浏览自己的诗,还有那么多热情的评语!在《我不哭》这首诗下面有这样一条评语:涵沐太崇拜你啦,缠绵忧郁美丽的诗篇,你太像徐志摩了,把对爱人的思念写的这样的飘逸……
  
  涵沐看着这些诗篇,这些都是他为幽月而写的啊!涵沐的心中有无数的感慨。涵沐时间不早了,你在酒店休息一晚上,明天我来接你去见幽月。清风对沉浸在诗词中的涵沐说再见,自己回去了。
  
  走在夜色中的清风独自仰望星空,心情是那么的复杂。他希望幽月能恢复记忆,但是他更怕恢复记忆的幽月不能原谅他。清风在夜色中徘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