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者之气 > 内容详情

[传奇故事] 谁是大侠

时间:2021-10-06来源:江湖之路网 -[收藏本文]

  1
  
  太平镇上的人都知道,太平镇只有一个大侠,那就是镇西的欧阳金钟。欧阳金钟自幼习武,得到过高人指点,武功十分了得,曾接连打败神拳刘三、铁臂无敌霍铁山、利剑张风遥等人,就连行走江湖多年的逍遥禅师也只和他打了个平手。欧阳神钟又以江湖和侠义为重,三次谢绝了县太爷的登门邀请,甘愿隐居乡野,也绝不加入六扇门为虎作伥。他佑护着太平镇的安全,人们都非常敬重他,称他为大侠。
  
  太平镇的人都知道太平镇上欧阳金钟是大侠,可就有一个人不承认,那就是镇东的孔二先生。孔二先生从小饱读诗书,自觉满腹经纶,又自称是孔圣人的后世嫡孙,虽然未考得什么功名,可他说那是他淡泊名利不屑为之。孔二先生在镇东开设一学馆,每天传道授业,学馆里书声琅琅,人人见了他都施礼作揖,叫一声先生。孔二先生始终认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一提起欧阳金钟,他先是嗤之以鼻,然后摇头晃脑地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欧阳金钟,一介武夫,既不能安帮定国,又不能抚民济世,何敢称侠?
  
  太平镇上的人都知道孔二先生瞧不起欧阳金钟,欧阳金钟自己也知道,他恨不得一拳把孔二先生砸扁,可习武者最忌以武欺人,况且孔二先生又是太平镇上人人敬重的文胆,因而他纵有满腔怒火,也只能憋到肚子里捂灭。而孔二先生似乎也清楚欧阳金钟对他仇恨满怀,所以他从不主深圳癫痫病中医医院哪家好动惹怒欧阳金钟,即使两个人走路碰面,他也会绕道而行,用他的话说:恃武好胜,胸无点墨,不屑为伍。
  
  太平镇的人都知道太平镇上的大侠和文胆不睦,也知道他们之间早晚会有一战,可他们不知道是大侠最后制服文胆还是文胆最终降服大侠。
  
  2
  
  太平镇很太平,太平得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孔二先生家的学馆乃书香教化之处,更是整日门庭大开,随时欢迎众人前来求学讨教。这夜三更,孔二先生正在桌前秉烛夜读,烛光一闪,一人来到桌前。
  
  “先生坐,深夜至此,不知有何见教?”孔二先生伸手相让,目光却依然留在书上。
  
  “速将《圣训》三卷交出!”来人说话间带着寒气。
  
  “先生想知书中何事何理?在下可为你口述。”孔二先生说话间抬头,这才发现来人竟是黑衣黑裤,面罩黑纱,惟有手中钢刀寒光耀眼。
  
  “速速交出书来,否则取你性命!”来人手腕一抖,寒气四溅,随着钢刀劈下,孔二先生的眉毛、胡须、头发皆被斩落。
  
  孔二先生的夫人闻声从里屋走出,顿时吓得花容失色,瘫倒在地。
  
  黑衣人飞身跃到孔夫人跟前,钢刀横在她的颈下:“书呆子,速速取书!”
  
  孔二先生急忙昆明手术治疗癫痫医院起身,翻出《圣训》三卷,双手交给黑衣人。
  
  黑衣人接书在手,脚尖点地,燕子一样纵窗而出,穿房越脊,眨眼间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孔夫人惊慌失措,急忙扑到丈夫怀里,声泪俱下。
  
  “斯文扫地!”孔二先生边为夫人拭泪边看着黑衣人远去的背影晃头叹息,“欲学圣人道,却用粗蛮法,可叹呀可叹!”
  
  很太平的太平镇竟然发生了不太平的事,而此事竟然就发生在本应最太平的孔二先生书馆内。孔文胆被人剃光了须发,正给学生讲授的《圣训》三卷被抢,夫人也因受到惊吓卧病在床,整个太平镇都震惊了。欧阳金钟听闻后亲自来到孔二先生的学馆,向他压惊,又询问他飞贼的情况,发誓要亲手捉到飞贼,为先生讨回失书。孔二先生淡然一笑:“求书心切,不择手段,原为习学圣人之理,由他去吧。”
  
  孔二先生虽然嘴上那么说,可欧阳金钟心里清楚那是故作无谓之语,他笑一笑,抱拳离开孔家,四下寻找飞贼下落。而此时,镇上又发生几起飞贼入室盗银案,欧阳金钟跟踪数日,终于在镇外山神庙找到了飞贼。一场恶战,飞贼用飞镖伤了欧阳金钟,而最终却被欧阳金钟砍为两断。
  
  众人闻讯赶到山神庙,被抢的《圣训》三卷仍在,被盗的银两也大部仍在,孔二先生认出了被杀的正是那天晚上的飞贼。看着年纪轻云南省中医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轻的飞贼已经身首异处,孔二先生长叹一声,把三卷《圣训》抱到尸体跟前,亲手点燃:“欲学圣言,却因圣言而死,何故?君方式不对耳!”
  
  太平镇又恢复了太平。太平镇的不太平源于孔二先生的《圣训》三卷,而重新太平则是因为欧阳金钟的不凡武功。太平镇的文胆和大侠虽然没有亲手过招,却已经分出了胜负。人们见着孔二先生虽然嘴里依然叫着先生,可脸上已没有了什么笑容,而见到欧阳金钟时却都要尊称一声大侠,脸上堆满了由衷的笑容。许多人都把孩子送到欧阳金钟家,求他收徒传功。欧阳金钟碍于面子收了几个,可送的人越来越多,最后欧阳金钟只好在镇西开了一家武馆,广收门徒,传授武功。镇上以及外镇的人纷纷把孩子送到欧阳大侠的武馆,就连镇东孔二先生学馆里的孩子也都在父母的带领下,直接去了镇西的武馆,弃文学武,仅仅几天的工夫,镇东的学馆便只剩下了孔二先生一人。
  
  弟子走光了,孔二先生实在忍不住,他气冲冲直接来到镇西,一把推开武馆的门:“欧阳金钟,你凭什么夺我的弟子?”
  
  欧阳金钟一愣:“孔先生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我都是开馆收徒,人家学文学武全是自愿,又不是我用绳子把他们绑来的,怎么能说我抢你的弟子?”
  
  孔二先生一时语塞:“你……你早不开馆晚不开馆,偏偏这个时候开馆,你就是专为夺我弟子,居心叵内蒙古有治疗癫痫的医院吗测!”
  
  欧阳金钟说:“孔先生这话好像正说反了,我原以为有你孔先生传文,定会天下太平,可谁知一个小小的蟊贼就把你孔先生弄得文不像文武不像武,要不是有武圣人的传人在,这天下还不知会闹成什么样。我现在再不开馆传武,再有坏人出现,这太平镇还不得闹得天翻地覆呀!”
  
  孔二先生的脸红一阵白一阵:“那也不能光学武不学文,武只是其形,文却是其宗……”
  
  欧阳金钟摆了摆手:“你说的话我听不懂,我也不想跟你争论,孩子们愿意学什么让他们自己选。谁愿意跟孔先生学文,现在就可以跟他走。”
  
  欧阳金钟接连问了三遍,数十个弟子中,竟然一个也没有应声的。孔二先生看了看,一句话也没说,低着头默默走出了武馆。
  
  又恢复了和往常一样太平,太平镇反倒有些不太平。镇东一个学馆,里面只有一个没事可做的孔二先生,没有一个弟子,更没有琅琅的读书声。镇西一个武馆,里面有一群挥汗如雨的弟子,还有一个被人尊为大侠的师傅,更有一阵紧似一阵的刀光剑影。没事儿可做的孔二先生总觉得不太平,他天天呆呆地望着镇西的武馆发愣,他总觉得武馆要出什么事儿,具体要出什么事儿他也不知道,或许,要出什么事儿本来就是他心里的一种没有根据的盼望。
  
  3